矿泉水”竟产自污水沟?强力去污全靠这种“房

  如果不是工程师提醒,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很难想象,手里这瓶“矿泉水”竟产自宝山区江杨水产品市场的污水沟。借助上海电气环保集团自主研发的微动力高效能生物膜技术,乌黑腥臭的生活污水获得“重生”,仅凭肉眼,其清澈透明的程度已和饮用水难分伯仲。

  工程师手中的三瓶水,从右往左依次为:污水、经过处理达标可以直排的污水、市场上销售的饮用水

  9月21日,记者从上海电气环保集团下的上海船研环保技术有限公司获悉,上述凝聚“上海智慧”的相关污水处理技术已在全国乃至海外生根开花。目前,仅上海就有300多台套采用该技术的污水处理设备已投入使用。

  微动力高效能生物膜技术是什么?船研环保高级工程师计明告诉记者,简单来说,就是给爱“吃”污染物的菌种建一套“菌房”,让它们适应后安居乐业,有个好胃口。

  9月21日,记者在宝山湖农产品物流配送服务基地内看到,5间高大的“菌房”建在市场正门附近的一块空地上。该市场污水沟内汇集的生活污水先被暂时储存在调节罐内,再由水泵抽到“菌房”顶部的格栅上,过滤掉塑料袋、橡皮筋等大块杂物后的污水便流入“菌房”。

  记者发现,每间三四十平方米的“菌房”均被分成5个空间,有3位主要住客:厌氧菌、兼氧菌和好氧菌。

  最靠近格栅的1个空间供厌氧菌居住,它们负责把大分子的污染物消化成小分子,否则排在后面“吃饭”的兼氧菌和好氧菌“咽”不下。

  紧挨着厌氧菌住所的空间由兼氧菌居住,再往后的两个空间由好氧菌居住。不过,与经过厌氧菌房间的污水不再回流不同,经过兼氧菌、好氧菌的污水会再次被水泵打回兼氧菌的房间。之所以这样操作,是因为好氧菌可以将含氮有机物消化成硝酸盐和亚硝酸盐,它们正是兼氧菌的菜,被兼氧菌消化后,会变成氮气,排放入大气。

  最后1个空间是沉淀池,污染物被吃得所剩无几的污水在这里进行沉淀。值得注意的是,沉淀池内漂浮着一层酷似绿豆的陶粒,用来阻止污水中剩余的杂质上浮,而陶粒层上的清水经过检测,确认可以达到我国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规定的一级A标准后直接排放。工程师在排水口取到水样后,灌入矿泉水瓶内,便成了那瓶可以以假乱真的“矿泉水”。

  对生活在江杨水产品市场周边的居民而言,该市场污水不达标直排的问题已对他们造成了严重困扰,更是导致垄家沟、南北浅弄河黑臭的元凶之一。

  深究污水不达标直排的原因,主要是该地区污水管网配套长期不完善,如果就近配套建设一个污水处理厂,还将面临工期长、用地紧张、投资高昂等困难,短期内要解决这一“老大难”问题,必须通过技术创新,找到一条全新的解决之道。历经多次考察和筛选,上海电气环保集团的微动力高效能生物膜技术最终被宝山区选中,在江杨水产品市场试点。

  据计明介绍,该技术的一大优点是可以“见缝插针”。在江杨水产品市场内,产生生活污水的主要区域有4个:江杨农产品市场、江杨水产品批发市场、江阳水产品批发交易市场和宝山湖农产品物流配送服务基地,日均共产生生活污水约六七千吨。如果要建一个日处理能力相当的污水厂,恐怕在已经十分拥挤的市场内难觅这么大的一块场地。

  而一间“菌房”日均可以清理约250吨的生活污水,占地面积小了很多,只需根据相关区域每天需要处置的污水量来灵活配置足够数量的“菌房”即可,类似搭积木。目前,29个“菌房”及相应配套设备分成4个群落,分散在上述4个区域内,对收集的污水进行就近处置。

  另一个优点是投资相对较少,以日处理1万吨生活污水为例,建设一个污水处理厂和用约40个“菌房”“拼”出相应的处置能力相比,后者的投入只相当于前者的50%至80%。

  此外,污水厂从批准建设到竣工,往往耗时大半年、一年甚至更长时间,而此次江杨水产品市场的“菌房”群落从开工到投运,仅耗时2个月。

  虽然优点不少,但“菌房”也面临不少挑战,比如进入“菌房”的污水流量很不稳定,清晨因为是水产市场经营的高峰,产生大量冲洗废水、养殖废水,而到了晚间,市场结束营业后,产生的污水量相当少。

  计明告诉记者,假设流进“菌房”的污水量长时间不能达到一定水平,里面的菌就要饿晕、饿死,进而影响污水处置的质量。

  经过反复试验,目前上海电气环保集团已经掌握了远程控制污水流量的技术,结合可以储存污水的调节罐,即使在缺水的时间段,也可以保证每小时8立方米至10立方米的流量,在该水平下,有益菌种就能吃得“白白胖胖”,并在一周内彻底适应“菌房”,达到污水处置的最佳效果。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Tags:矿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