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寿螺来袭 多个水域受其害

  岳麓区后湖国际艺术中心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还未收尾,一种外来物种已悄悄入驻这片水域,蚕食水草,污染水质,破坏生态平衡,它的名字叫福寿螺。前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后湖,岳麓区桃子湖、开福区月湖也存在福寿螺泛滥的情况。

  后湖曾经是一个渔场,后因周边废水排放,变成了一湖臭水。2017年10月初,长沙启动后湖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主要包括截污、清淤疏浚、水生态修复、水道连通、补水与水循环等,在不影响周边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恢复后湖的自然水生态系统。目前,该工程主体已经完工,正在进行步道等基础设施建设。

  在这个空当,福寿螺来袭了。“到处都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前日,在后湖边钓鱼的市民赵先生说,上个月初,他看见后湖边的景观石上出现一些粉红色的“毛毛虫”,一动不动,上网一查才知道是福寿螺产的卵。“这东西繁殖快,现在越来越多了。”

  在后湖北边的浅水区,堆砌了一些景观石,记者看到,景观石靠近水面的部分,附着星星点点的福寿螺卵块,有的呈粉红色,有的表面带些灰白色。只要稍加留意,这些卵块附近的水域还有成年福寿螺出没。赵先生说:“后湖沉淀池那边的福寿螺卵更多。”

  记者步行至后湖沉淀池处,果然,沉淀池的隔离墙几乎成了福寿螺的“育儿场所”,颜色深浅不一的卵块三五成堆,还有一些红色印迹。正在附近打捞杂草和垃圾的颜师傅告诉记者:“那些红印子是卵孵化脱落后留下的。”

  被福寿螺“攻陷”的不只是后湖,岳麓区桃子湖、开福区月湖也深受其害。据市民王先生反映,桃子湖水滩边聚集了许多福寿螺,有的福寿螺甚至爬上了岸边。在湖里生长的荷叶秆和水边的树干上,也不时可见一团团粉红色的福寿螺卵块。

  近日,网友“6X爱两胖子”发微博称:“月湖公园里是不是福寿螺的卵啊,怎么没有清理?这都成灾了。”她拍摄的照片显示,在芦苇以及桥墩上,粉红色的卵几个连成一块,有的螺卵已经脱落。

  眼下,岳麓区风景名胜管理局天马山景区、月湖公园管理办公室正在组织人员人工灭螺,但效果不佳,因为福寿螺的繁殖速度太快了。桃子湖、月湖的福寿螺存在多年,有关负责人称,消灭福寿螺最有效的方法是投放化学药物或洒生石灰,但因为担心污染水体、伤及水中的其他生物,管理方暂时不会采用这种方法。

  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会长周灿英介绍,福寿螺是外来入侵物种,个头大、食性广、适应性强、生长繁殖快。每年5至8月是福寿螺的繁殖旺盛期,夜间雌螺爬到池壁、木桩、水生植物的茎叶上产卵,每个成年雌螺年产卵量3万至5万粒。

  “福寿螺本来是作为食物引进的。”周灿英说,上世纪80年代初,福寿螺被引入广东,广泛养殖。因过度养殖,加上味道不好,它被释放到野外。由于缺乏天敌,福寿螺迅速扩散于河湖与田野,已成为湖南、广东、广西、福建等地的有害生物。福寿螺食量极大,蚕食各种藻类,大量繁殖的话,容易破坏水域生态,而且其排泄物可能污染水体。

  周灿英说,食用生的或加热不彻底的福寿螺,可能引起广州管圆线虫等寄生虫在人体内感染,可引起头痛、发热、颈部僵硬等症状,严重者可致痴呆甚至死亡。

  那怎么消灭福寿螺呢?周灿英说,首先是人工捕杀,在其产卵高峰期,捡拾福寿螺,摘除卵块碾碎,或在水边插竹片、木条,引诱福寿螺在上面集中产卵,每2至3天摘除一次卵块进行销毁。其次是生物防治,放养鸭子和青鱼,吃掉幼螺和虫卵,降低螺的数量,减少危害。再次是化学防治,对虫卵撒生石灰和除螺剂,但这会造成水体污染。她建议,相关管理方进行人工捕杀,平时一看到就进行清理,应该是可以得到控制的。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Tags:福寿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