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话剧《特赦》展示双层舞台的魅力

  施剑翘复仇的故事,堪称民国时期最轰动的一桩“奇案”,许多文艺作品都曾以此为素材。1935年秋,下野军阀孙传芳在天津的一处居士林内遇刺身亡,女刺客施剑翘在得手后,并未选择逃脱,反而高喊自己是“为父报仇,绝不滥杀无辜”,转身投案自首。在长达近一年的法庭审理中,此案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最后,施剑翘以“特赦”的方式重获自由。

  不久前,国家话剧院创排的话剧《特赦》,将这个故事重新搬上舞台。但是,与电影《一代宗师》和《邪不压正》表现施剑翘“十年磨一剑”的复仇经历不同,《特赦》将关注点聚焦于法庭的审判过程,以及当时的社会舆论和民众心理。

  《特赦》的编剧徐瑛,在编剧界很有名气,此次作品延续了他“凛冽”的风格,以笔为刀,直指人心,振聋发聩。在剧本的构思上,从天津地方法院到河北省高院,再到中华民国最高法院,三次庭审采用了三种不同的方式,既交代了剧情,又毫无冗余之感。报童的吆喝和两段传统戏曲的串场,暗含了舆论对这场审判的干预,同时又起到了推动剧情的作用。首次庭审,在密集的鼓点声中,四位律师同时搬起椅子,朝向观众落座,法庭庄严肃穆的气势扑面而来。控辩双方大段辩论台词,凸显了编剧的功力。徐瑛将法律名词与口头语言巧妙结合,半文半白的台词并没有给观众造成理解障碍,通过节奏和韵律的设计,台词变得朗朗上口,为整部作品平添诸多灵动气韵。

  同样广受好评、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的,还在于导演李伯男的精彩调度与舞美设计刘科栋的匠心独运。

  《特赦》的舞美采用了罕见于国内的双层舞台——上层是法官席,下层是律师席;上层是戏台,下层是观众;上层走进回忆,下层突出现实;上层是面对亲人的私人空间,下层是面对媒体的公共空间……法庭内外、时空交错、虚实结合,带领观众现场穿越,甚至产生了一种蒙太奇的效果。双层舞台设计一景到底,对导演的调度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李伯男熟练运用音乐和光影变幻,时而紧张激烈、剑拔弩张,时而温情脉脉、略见悲凉,给观众在密集的烧脑台词之后留下一些喘息空间。

  从当年几乎一边倒的同情支持作案者,到如今冷静沉思法律的意义与尊严,剧里剧外社会心态的变化,折射出人们法治观念的进步。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Tags:舞台话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