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一种官腔做派让人怒不可遏?

  最近,洛阳交警李辉峰向媒体报料,7月26日他到西安旅游,朋友陈女士的手机丢失。“在等待民警赶来时,我看到一女性小偷正在行窃,我立即上前制止并报警,西安警方赶到后将我们带到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北院门派出所接受调查。”李辉峰说,因为在派出所气愤地说了句“我靠”,被民警关进候留室近20个小时。他质疑北院门派出所民警办案期间存在多项违规行为。(8月5日《大河报》)

  同为警察,何以至此?李辉峰表示,因自己激愤之余一句“我靠”惹恼值班警察。但,真正矛盾激化触发点,或不是这句不管网上还是线下其实都已实质性“去污化”已经不算脏的脏话吧?它如今更像表惊叹、激赏、讶异、愤慨等的万能感叹词。

  对“出口成脏”的秽语症患者来说,它或清新得根本难入其法眼。怎么可能一个语气助词会引发这场引起网络轰动全国围观的两地警察间撕扯闹剧?真正原因或是让李辉峰忍无可忍的当地值班警员的办案做派吧?“其间,先后又有三位失主来报警。让李辉峰不满的是,值班警察态度消极……有失主说手机已定位,就问能不能帮找下手机,但无人理睬。值班警察打官腔,说走程序什么的。”

  假如李辉峰这天见闻,不算一个极值,只是一个平均值的话,以这个频度和概率来推测,我们可以想见这位值班警员一天要接多少起这类报案呢?以此类推,一月,一年呢?不知他当差多久,一般人估计只消半月,可能就麻木冷漠得如值班警察一样“走程序等消息”的官腔满口吧?

  其实正是这句“警对警”的官腔,惹毛了异地来此游玩的李辉峰。同为警察,他太懂得这个所谓“走程序”是啥意思了——“我看是这种情况,觉得找不回手机了”。这次新闻后,网友起哄说你一个河南警察,还非执行公务,只是私人出游,你跑去人家地盘抓小偷,这不是“打脸”吗?失主手机明明定位,来求你帮忙,你都懒得出警,实在就让围观者找不到其他能更准确表达这种激烈情绪的语词助词了。

  现在,当值警官都处理了,算是暂平息舆论之火。但是,真正根源一点没碰。比如两警相遇,所谓“走程序等消息”这么冠冕的官腔,人家同僚内行一听就知没戏。而假如不是警察身份,这次一个丢手机的事儿能闹得全国皆知么?能让消极怠工的两个警察被处理么?恐怕很难吧。大部分人似乎只能自求多福,看紧财物吧。

  十万火急报警,淡漠如斯接警,除了气愤,更有何言?而换个角度,对李辉峰来说,虽是异地,但当地“走程序”官腔肯定也是耳濡目染谙熟于胸,所以他才一听这话就深感无望!这虽然只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个案,却同样提示我们去思考,执法部门该如何更为积极、主动地对接民众的需求?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Tags:遏的意思